登陆

空房子,空镜子

admin 2019-10-31 22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友农君自家乡返京,说二伯的老房子又倒掉了一间。

二伯的房子在路口边,是二伯从上海退休回乡养老时新盖的,算起来也有近四十年了。唯一的儿子顶替去了上海,二伯老两口就在这房子里快乐生活了十几年。后来二伯去世了,二嬷在这房子和上海空房子,空镜子儿子家断断续续住着。后来二嬷也走了,这房子就成了空房子,也有十多年了。



起先,二伯在世时,农村还比较穷,二伯的侄子们还稀罕这房子,彼此间还为此争风吃醋。到后来侄子们打工也挣了些钱,侄子们的儿女或上学或打工,都进城了,自家的老房子都看不上眼,哪里还在乎二伯的几间房呢。侄子们都给儿女在县上或镇上买了房,再不济也把自己的老宅拆了建楼房。二伯的房子就一直空着,没人住,没人管,前些年一场春汛,后排的角屋塌了。这次听友农君说,今年春上又倒空房子,空镜子了一间,“角屋和边墙都塌了,只剩下堂屋还在,大门洞开,破败不堪,看来再来一场大雨,这房子就要没了。”也难怪友农君感伤,二伯的房子是我们当年上学、去车站必经之地,每次经过门前,都看见二伯老两口跟我们打招呼。如今人去屋塌,让人感觉时光收走了一切。

二伯的老房子太老了,塌了是迟早的事。友农君说起堂弟家的楼房却是连连摇头,“太可惜了,三层楼房,七八间房子,一年到头都锁着门,就过年时住半个月。”堂弟一家子在沈阳打工买了房子,儿子上了蓝印户口,女儿女婿在合肥买了房子,老家的楼房就这样闲着,让老鼠住着。



“空房子太多了。前些年,有儿子的人家都一窝蜂建楼房,没有楼房,儿子找不到媳妇啊!如今又时兴到镇上、县城买商品房了,不然又找不到媳妇。”友农君感叹,“乡亲们打工挣的血汗钱,都交给房地产老板了!可是这么多楼房都空着,让老人住?老人腿脚不好,宁愿住以前的老平房。”“这么好的楼房不住,能不能卖了?”我问友农君。“谁买啊?家家都有房,年轻人又不稀罕你村里的楼房。这次回家我倒是听说小伯家儿子的房子卖掉了。好大的一处房子,有前后院,两层楼,又在路边,六万块卖给了一位退休回乡的,听说,人家买后把房子里面装修得跟城里一样。”

“这买卖有没有房契合同?退休回乡的又不是村集体成员,怎么可以买这个房子?”我连珠炮地发问。“都是乡里乡亲的,要什么合同?支书村长和左邻右舍做个见证就行了。再说,小伯的儿子卖完房进城了,全家都走了,也不会回来耍赖。至于不是集体成员,这倒是实情。但话说回来,人家去世的父母是村集体成员,祖祖辈辈都住村里,人家也是曾有祖传老宅的,是以前的历史把人家的老宅搞没了,现在人家叶落归根,你好意思拒绝吗?大家都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,这点情分还是有的。再说,人家回来对家乡还是有帮助的,修桥补路的事没少干,也有见识,我们搞乡村振兴,他们还真有用。”友农君情真意切、侃侃而谈。



听了友农君之言,我又问:“二伯那老房子都塌得差不多了,为什么不给拆了?遇到刮风下雨多危险。”友农君答道:“我听说,拆也不是不可以,可是谁去做这个主呢?二伯的侄子也老了,不愿意管。再说,二伯的儿子在上海也退休了,说不定哪天回来要翻盖,你现在把他的房子拆了,他要回乡养老谁给他批宅基地?他又不是村民。可是,只要这房子还在,他回来就不用批宅基地指标,人家只是老屋翻修。”友农君所言,也确实是这么回事,这也是农村这些年房子只增不减的一个因素。无论是农民工还是工作人士,都不愿意把老家空房子处理掉,毕竟,房子的那一堆砖瓦不值什么,宅基地就很重要。房子卖不了几个钱,留着宅基地将来说不定有大用场,即使将来真没用,再处理也不迟。像小伯儿子那样卖院子的人少,像二伯家留着空房子的人多。

“农村空房子这么多,怎么办啊?”友农君向来以业余“三农”专家自居,这回也空房子,空镜子唉声叹气了。“你看过最近一个新闻吗?《日本冈山空房成患,政府头疼:联系不上146岁户主》,看这标题党!日本农村人口锐减,到处都是空房。我担心日本农村的今天就是我们老家的明天。现在很多人家,老人住老平房,分家的儿子也有自己的楼房,有的在镇上、县上甚至大城市都有房,喜新不厌旧。为什么?不说房子本身,就说这宅基地,就值钱。说不定将来房子不值钱,房子下面的地值钱。你说,谁愿意丢这个呢?就说小伯家儿子的那院子,卖了六万块,你说是多还是少呢?六万块很快就花完了,院子还要升值呢。现在老家农村正在确定集体成员资格,集体产权改革就要搞了,将来成员就能分红,这老房子说不定还是下蛋的母鸡呢!”友农君畅想一番又转忧为喜。“老房子太多,也不用像日本那样发愁。”“我去浙江和皖南看过,人家那里把老房子流转过来,就是租过来搞旅游,搞民宿。”




发展乡村旅游,是一些地方的好经验。但,搞旅游民宿要有配套设施,你得有水电路气房讯,得有山水林田湖草,得有自然和人文资源,得有品牌和经营。像我们老家,水电路气房讯还处于低水平,山水林田湖草还很粗放,自然和人文资源还没有开发,品牌和经营还付诸阙如,什么、什么都缺,就只有一些空房子,而且还没有适应旅游需求的装修,怎么发展民宿?“友农君,你有何高见?”

“高见没有。这事不能拧着来,要顺大势,附骥而行。”友农君拽起文来,“像我们老家,经济不发达,也没什么大企业,也没挨着大城市,一时半刻要发展乡村旅游,确实难。但难不能不干,弱也不能一直弱下去,总得一步一步往前走。现在就有一个‘大势’,国家在抓脱贫奔小康,在搞乡村振兴,有一系列的政策、资金下来,谁抓住了,谁就发起来了。也有一个‘附骥’的机遇,现在正在搞农村人居环境整治,包括村庄清洁行动、厕所革命等,国家投了100个亿。我们能不能借这个东风,争取点项目,把基础设施建好、把村容村貌整好?试想,水电路气房讯跟城里差不多,山水林田湖草规划设计好了,自然人文资源激活了,就差经营和品牌了。这不要紧,政府做完了她的职责,剩空房子,空镜子下的就交给市场。梧桐树栽下了,不愁凤凰不来。只要有钱赚,不信企业家不来,不信品牌和专业人士不到。”



友农君信心满满:“我看,只要基础建设好了,我都想回家搞民宿。我要把农民工在老家的楼房流转过来,把在城里工作人士的老宅租过来,把农民的土地流转一些来搞生态农业,经营一个新农庄,再讲出一个故事,打造一个概念,披着羊皮的狼一个集旅游、人文、乡愁的故事,一个演绎产业、资本、营销的概念。至于还有村民不愿意流转,也不要紧,度假游客和村民混在一起住,还有原生态的生活气息,有淳朴的烟火气,这种融入式的休闲度假,对城里来的客人,说不定更有吸引力呢。这样,农民工闲置的房子新增了收入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空房子,空镜子,房子有人住、有人养、有钱赚,还有人气,何乐而不为。城里工作人士的老宅子更是如此了。像二伯家的空房子,如果有人管护,何至于墙倒屋塌?你想,二伯的儿子孙子如果回老家,看到祖宗老屋倒塌了,该怎样伤感!所以,我把空房子流转过来,也是为你们这些人守护一片乡愁。你们城里人得感激我才是。”听了友农君的话,好像他真的回家流转空房子搞民宿了,好像他真的替我、替你守护着一片乡愁。



二伯的空房子倒塌了,那洞开的大门,就像一面空镜子,照见了时光的无情,照见了我们每个人昏黄月影下浮动的乡愁。也期待友农君的畅想能够实现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